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报仇加强奸
报仇加强奸

报仇加强奸

天空以经暗下来,通往机场的高速公路显得很冷清,我飞快的向机场别墅区驶去。寒冷的风透过微开的车窗打在我的脸上如刀割,而我的脑里还是在发热。

  阵阵复仇的火焰在身体里燃烧…

  来到了机场别墅区的外面,胖子和两个朋友已在等候,我刚停车胖子就急忙和我讲了大概情况。原来胖子的亲属在机场别墅区也有一套别墅正好空着,胖子借过来正准备和我们几个狐朋狗友来一次大聚会,也许是冤家路狭吧,正在这看到那个老家伙。

  “他妈的,今晚搞死他。”想着就要快意恩仇我的脸上露出一阵狞笑…守在别墅群大门的两个保安看见胖子连问都没问就放我们进去了,我将车停在老家伙的门前并没有熄火,随手打开后备箱,一人一把砍刀分给大家。我拿了一根棒球棍趁着夜色向别墅摸去…一楼里面黑黑的,二楼有微微的光。看来人在二楼,这个别墅区由于离市区很远,所以住的人不是很多。周围的几处都黑着没有灯光,显得多少有些恐怖。

  也活该这家伙倒霉一楼卫生间的换气窗竟开着,我的朋友武警出身毫不费力的钻了进去。打开大门我们也尾随着摸到二楼,楼上有两个房间,最里面的卫生间传来阵阵水声。好像有人在洗澡,隔壁的房门半开着露出柔和的灯光,我们四个互相点点头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在硕大的床上躲着一个半裸的老头,正是那个老家伙。好笑的是随着我们的进入他好像吓傻了,一张似笑似哭的肥脸半张着嘴定格在那里。胖子他们冲到老家伙面前三把砍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我慢慢地走到他面前冷笑道:“你这个老不死的,躺在这里挺舒服啊!今天老子给你松松骨。”

  “小兄弟,有活好说、我、我有钱、别伤人。”面对从天而降的几个凶神,老头的嘴在颤抖。

  我一棍子向他的大腿打去,虽然不是全力,但那个老头还是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你瞎了狗眼,看看大爷们像缺钱的主吗?”我生气的问。

  妈的把我当成打家劫舍的强盗了,这不是我的目的,我要为琪琪出气。更主要是让他们分开,而不是让这个老家伙认为我是一个抢劫的毛贼。

  “兄弟求您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老头哭喊着。

  “你妈的!”我又是一棍子。

  “想招人来啊!这么大声?”

  其实他喊破嗓子也没用,外面连个鬼影都没有,天这么冷那几个保安也躺在房里不会出来。我只不过想吓他而以,果然他没声了,只是那双老鼠眼不时在偷看我,一付害怕的狗样。

  卫生间突然传来很大的声响,好像有人打翻了东西,胖子和另外一个朋友快速冲了出去,那个老家伙也朝卫生间方向望了一眼,眼神里好像写着绝望。

  “老家伙,里面的人是谁?”

  “是、是我干女儿!”老头的声音很低。

  “我干你娘,”又一棍子向他身上打去。

  “你妈的你有几个干女儿?”我恨恨的问。

  “啊!啊别打了。就、就一个啊!”老头又嚎叫起来。

  “那琪琪是你什么?”我又问他。

  “琪琪也是,也、你怎么知道?”老头有些疑惑。

  “干你妈!”又一棍子下去了,这次出手很重都能听到根子和骨头撞击的咔嚓声,估计他大腿得骨折了。一声惨叫,老家伙头一歪昏了过去。

  旁边拿刀的朋友有些惊惶的望着我:“老鬼。别玩太大了、别、别闹出人命啊!”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看见他昏倒我也有些害怕。

  正在说话胖子他俩又拉了一个人进来,我抬头一看,双眼顿时一亮。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少有的极品美女,湿漉漉的长发下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一双大眼睛逶出惊恐的眼神,雪白的脖颈,身体被浴巾包裹着。而浴巾跟本包裹不严她丰满的身躯,半露的丰乳上还残留几滴水珠显得娇嫩无比…好一付美仑美奂的出浴图。

  对面的女孩看着我色迷迷的眼神在叮着她的胸部急忙向上拉了拉浴巾,结果短小的浴巾挡住了她的酥胸却又暴露出她修长的大腿,隐隐约约竟能看到她迷人的三角地。几根顽皮的阴毛露了出来,在勾引我的神经。

  看到事得其反女孩的脸浮现一片红云,好像女人的害羞战胜了恐惧…这时昏迷的老头慢慢醒了过来,声音低沉的说:“求求几位了,你们放过小梅吧!有什么事找我,找我好了!”

  看到他醒来我的胆子又大了起来,我又象征性地挥了一下手中的木棍骂道:

  “你个老不死的,是不是想让我一下打死你?快说这个小梅和你是什么关系?”

  “她、她是我的女人。”

  “那琪琪昵?你妈的,你有小梅为什么还睡琪琪?你这个老流氓,我把你阉了。”我从胖子手里拿过砍刀向老头的小便比划着。

  “饶命啊!兄弟!饶命啊!”

  小梅有些惊奇的看着老头:“琪琪是谁?干爸,你不就喜欢我一个人吗?”

  到底还是孩子,在现在的情况下她还有心情吃醋。

  “快说,小心我阉了你。”我又恐吓他。

  “我说!”老头不知是吓的还是疼的,满头流着汗。

  “琪琪是我另外一个女人,比小梅先认识的。可是有了小梅后,我以慢慢疏远琪琪了。”

  老头已知道我的出现和琪琪有关。

  “放你妈的狗臭屁,你脚踏两条船,两个美女哪个你也不放过。”

  说到美女我不由又看了一眼小梅,她柔弱的娇躯在轻轻抽泣。

  想一想她和琪琪如此美丽的女人,却和我面前那跪地求饶的卑劣老头混在一起,她们美妙的阴道里残留的是如此丑陋男人的精子…我的头又发热了,下腹有股冲动的热流。- 股好想好想做爱的感受!!!

  我双眼死盯着老头:“喂,老不死的给你个选择。以后不要在和琪琪在一起了,她是我的人。”

  “好,好小兄弟,你放心我马上和她分手。”老头答应得很快,脸上堆出一丝苦笑。

  他竟天真的以为我就这点要求,“白痴!”我心里暗骂。

  “还有,老不死的,你睡了我的女人,这笔帐怎么算?”

  老头愣了愣不知所措的问我:“兄弟你说应该怎办?”

  “欠钱还钱、欠命还命、欠肉吗,当然用肉还。”我不怀好意的望着小梅。

  “兄弟、不要啊!放过她吧!”老头反抗着我的意见!

  “好啊!那就用你的血来还吧!”

  我拿起砍刀对着老头肥胖的肚子划去,刀很锋利,一条长长的伤口马上凸显出来,流出鲜红的血。老头又有些吓晕了,心中想保护小梅的想法也被自己身体流出的血冲得一干二净。

  他求助地望着小梅:“小梅帮帮我,救救我啊!你看这兄弟长相多漂亮,多英俊。”

  “我靠!为了保命他竟拉起了皮条。”

  小梅不相信的望着他,眼里充满泪水。老头不敢对视小梅的目光,有些惭愧的低下头。

  “你们、你们都是畜生。”小梅哭喊着!

  胖子他们识趣的把老头拖了出去,房里只剩下有些手足无措的我和低头哭泣的小梅。

  她背对着我在思考什么,我则坐在床头看着她的性感后背。有冲动的想法却不敢实施,她好像是受到伤害的女神。离我这么近,虽可望却又那么不可及。

  我正胡乱思考着,她突然转过身来。脸上已没有泪,坚定的脸庞像是一个要去英勇就义的战士。果敢的望着我。

  “你还在等什么?不就是想和我睡觉吗,来呀!”

  这个小妮子竟然和我叫嚣!可面对她我偏偏又失去了对付老家伙时的勇气。

  “你、你别逼我、我、我……”

  我正心虚的想向她发狠时,小梅的一双热唇却迎了上来堵住了我的嘴。

  我有些晕了,主动的我反而成了被动。刚和小梅在接唇相吻,她身上的浴巾便滑落下来。完美无暇的躯体展现在我的面前,在我还没完全适应她以投入到我的怀抱。

  上半身的大脑在提醒我不要冲动,可是下半身却由不得我来控制早就抬头挺起了。没有语言,一切都是原始般的赤裸裸,甚至,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前奏的作爱。我疯狂的脱光自己,疯狂的抽入小梅的阴道。里面很涩、干干的、使我的龟头感到疼痛。随着我的进入,小梅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双眼痛苦的闭着。

  从她的眼角流下一行清泪,滑落在苍白的脸颊、好像一落难到人间的仙子。

  而此时的我以完全被性欲所掌控,被下半身控制的大脑已忘记怜香惜玉。

  由于干涩的阴道摩擦,使我的阳物变得异常坚挺、粗大。我开始加快动做,根根到底。小梅的阴道也有了少许湿滑,我双手使劲抓着她的双乳,而跨下的阳物向重锤一样在小梅的阴道里冲击。

  不知是兴奋还是痛苦,小梅的脸在扭曲变形。随着快速的冲击,我的脑海也在不断变幻。一会儿身下的小梅变成了琪琪,一会又变回小梅…而我好像变成了那个老家伙,小梅和琪琪在老头的阳物下娇声连连,呻呤不断…我感到一股莫明的兴奋,阳物又坚挺了许多。我更加卖力的冲击,房间里充斥着肉体撞击的声音。小梅的阴道湿润无比了,可她还是紧闭双眉一声不哼!

  我不知该和她说些什么,安慰?调戏?我不知哪个更确切些!索性我也一言不发,继续沉默地做着“强奸”工作…终于我在沉默中爆发了,一股热流从后背窜起,我拔出阳具对准小梅的小腹射去…白花混淆的精子散落到小梅的腹部,她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用浴巾擦干净自己的身体。用的力很重、很重、就好像她身体上布满罪恶…我浑身的激情也像射出的精子一扫而光,感觉有些狼狈地穿好衣服,我低着头像犯错的孩子。有些胆却地看着被我伤害过的小梅我忍不住开口了:“小梅、那、那我走了?”

  她无语,只是抬头看着我。

  “好可怕的眼神!”我倒吸一口冷气,她的眼神是空洞的,无恨、无爱、甚至无欲、无望…在她面前我更像是空气!!!

  我更心虚的问了一句:“你、你会恨我吗?”

  她终于开口了:“我不会、我只恨我自己、我为什么是个女人、被你们男人玩弄的女人…”

  看着她欲哭无泪的表情,我无法回答。

  像个逃兵我灰溜溜的逃离机场别墅,大仇得报又上了一个美女,按理我应该开心才对。可是我心里却很不高兴,有种负债的感觉。欠谁的?小梅?

  或是那个色老头?难到是我自己?我不清楚…

  【完】